為什么要保衛新疆棉花?

    http://www.texnet.com.cn/ 2021-03-26 13:19:37 來源:新京報

      文/梅新育(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據人民日報消息,日前,H&M一份“停用新疆棉花”聲明引發中國網友強烈不滿。中國外交部、商務部、中消協也都相繼發聲,中消協指出這種做法嚴重傷害了中國消費者的感情,侵害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外交部明確表示純白無瑕的新疆棉花不容任何勢力抹黑玷污;外交部更是強調,中國老百姓不允許一些外國企業吃中國的飯、砸中國的碗。有關保衛新疆棉花的呼聲越來越高。

      為什么要保衛新疆棉花?棉花本身就是對國計民生不可或缺的基礎產品、基礎產業,棉花產業平時對基本民生、全國就業出口就有重大意義,對新疆和兵團經濟社會穩定、維護國家統一更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當前國際競爭激化的背景下,我們更不能不警惕、防范反華勢力以新疆為突破口制造“多米諾骨牌效應”的企圖。

      一、棉花產業重要性何在?

      就平時而言,棉花產業的重要性體現在以下方面:

      首先,衣食住行為是最基本的民生需求,特別是中國國民格外寵愛孩子,越來越普遍講究孩子衣物(特別是貼身衣物)、毛巾等要用全棉材質,對嬰幼兒服裝、毛巾等這種講究尤其強烈。如果棉花及其制品出現短缺,對重視家庭的中國社會殺傷力與對某些缺乏家庭責任感的社會殺傷力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其次,作為連續多年的棉花最大生產國和消費國,盡管中國不會改變努力擴大進口的政策取向,但從全球疫情和當前國際政治形勢來看,國內下游產業遭遇不友好國家“斷供”的風險已經大幅上升,要保障國內棉花需求和世界棉花市場穩定,我國比前幾年更需要確保國內棉花生產穩定,而不能過度依賴進口。

      第三,棉紡織服裝產業在全國就業、出口等貢獻巨大。中國已經連續數十年位居世界第一紡織品服裝出口大國,即使承受了勞動力、土地等要素成本連年大幅上漲推動部分服裝加工環節外流的壓力,外加新冠疫情沖擊,在2020年全球貨物貿易總體萎縮的環境下,中國“紡織紗線、織物及制品”出口額仍猛增30.4%,達到1.07萬億元之多,足見中國紡織產業國際競爭力和自我調整應變能力之強大。

      作為擁有全世界1/5人口的大國,中國無論如何希望提升本國產業結構,都需要足夠規模的傳統勞動密集型產業為本國提供就業機會,而這些傳統產業又能夠從多條渠道為高新技術產業提供需求,傳統產業與新興產業相互促進,才是大國經濟競爭力可持續發展之道。

      二、棉花生產“新疆奇跡”

      天下棉花看中國,中國棉花看新疆;新疆棉花生產曾經在全國微不足道,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新疆和成建制投入生產建設啟動了70年棉花生產“新疆奇跡”的進程。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時,新疆棉花產量5100噸,占當年全國總產量(44.4萬噸)的1.1%;隨著全國全面投入戰后經濟恢復,新疆棉花產量絕對增長,但在全國占比連續下行,1950、1951年新疆棉花產量分別為6400噸、8900噸,在當年全國總產量中占比分別為0.9%、0.86%。

      1949年,毛澤東主席發布《關于1950年軍隊參加生產建設工作的指示》,號召全軍“除繼續作戰和服勤務者外,應當擔負一部分生產任務,使我人民解放軍不僅是一支國防軍,而且還是一支生產軍,藉以協同全國人民克服長期戰爭所遺留下來的困難,加速新民主主義的建設。”1950年1月21日,新疆軍區發布大生產命令,全體軍人一律參加勞動生產,轟轟烈烈的屯墾戍邊全面啟動,新疆軍區生產部隊以及由此發展而來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迅速成長為新疆棉花生產發展的生力軍和先驅,新疆棉花產量和在全國總產量中占比持續上升。

      進入1990年代以來,在國家工業化加速、技術進步、政府推動棉花生產轉移等一系列因素推動下,新疆棉花生產擴張顯著提速;進入21世紀以來,新疆棉花生產更是狂飆突進:

      1956年,新疆棉花產量4.58萬噸,在當年全國總產量(149.6萬噸)中占比3.2%,首次突破3%。

      1986年,新疆棉花產量21.61萬噸,在當年全國總產量(354.04萬噸)中占比6.1%,首次突破6%。

      1990年,新疆棉花產量46.88萬噸,在當年全國總產量(450.77萬噸)中占比10.4%,首次突破10%。

      1994年,新疆棉花產量88.21萬噸,在當年全國總產量(434.10萬噸)中占比20%,首次突破20%。

      1998年,新疆棉花產量140.00萬噸,在當年全國總產量(450.10萬噸)中占比31%,首次突破30%。

      ……

      到2020年,新疆棉花產量516.10萬噸,在當年全國總產量(591萬噸)中占比87%;其中兵團棉花產量213.41萬噸,占全國總產量的36.1%、新疆產量的41.4%。2012—2020年短短8年時間,新疆棉花產量在全國占比提高了33個百分點.

      三、棉花產業對新疆經濟意味著什么?

      自乾隆平定新疆以來,新疆財政經濟就依賴內地轉移支付;相應地,發展有市場競爭力的本地產業,以減輕對轉移支付的依存,就成為新疆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所在。

      就清朝而言,據松筠《欽定新疆識略》第八卷載,當地駐扎的1400名行政官員俸祿和行政費用每年688900兩,其中61萬兩從中央財政支出,其余71790兩在當地調劑,主要來源也不是向當地“纏回”(今日維吾爾族前身)百姓征稅,而是經營官營旅店和向士兵銷售茶葉所得。

      在當代,新疆兵團于1954年組建,新疆自治區于1955年成立。1950年至今,除1952、1954、1957、1962、1963、1964、1966七個年份之外,其余所有年份本級財政收支均為赤字,依靠中央財政轉移支付彌補缺口。其支出收入比(本級財政支出/本級財政收入×100%)指標幾經波動,1975年曾高達876%,1994年起穩固地超過200%,2000—2019年間有9年超過300%,2016—2019年一直高于300%,依次為319%、316%、326%和337%。

      在這種情況下,棉花產業作為新疆支柱產業的地位非比尋常。在實踐中,隨著產量增長,棉花產業數十年前就已躍居新疆支柱產業,與石油、煤炭并稱“兩黑一白”。2019年新疆棉花產量500.2萬噸,僅按18600元/噸的新疆棉花目標價格計算,就已經構成了一個千億元級別產業;再加上上下游相關產業,棉花在新疆經濟、財政、就業中的地位更加顯赫。

      進一步深入分析,棉花產業在新疆經濟中的重要性大大超過其產值占比。因為新疆礦產支柱產業不僅在全國生產、消費中占比遠遠不能與棉花相比,而且往往需要隱形補貼,生產波動也較大。相比之下,即使不給予財政補貼,新疆棉花產業也能在開放的市場競爭中生存發展,產出波動也明顯小得多。

      以新疆油氣產業為例。新疆原油、天然氣產量在全國生產、消費總量中占比遠遠不能與棉花相比:

      2020年,全國原油產量19476.9萬噸,進口原油54239萬噸;不考慮此外進口的2835萬噸成品油,當年全國原油總消費量73715.9萬噸。同年新疆原油產量2914.75萬噸,占全國原油產量的15%,占全國原油總消費量的3.95%。

      2020年,全國天然氣產量1925億立方米,進口天然氣10166萬噸,按一噸天然氣1390立方米折算,進口天然氣合1413億立方米。不考慮轉口,國內生產與進口合計,當年全國天然氣消費總量3338億立方米。同年新疆天然氣產量369.83億立方米,占全國天然氣產量的19%,占全國天然氣消費總量的11%。

      由此可見,無論是新疆原油,還是新疆天然氣,在市場上的“江湖地位”均與新疆棉花占全國總產量87%不可同日而語。

      2009年次貸危機高潮,國際市場油價暴跌,當年新疆原油產量從上年的2715.1萬噸減少至2512.9萬噸,直至2013年才超過2008年水平。

      2014年新疆原油產量達到2875.3萬噸的高峰,由于國際市場油價在2014年下半年雪崩,其后數年新疆原油產量一路下行至2500多萬噸,2019年也僅僅回升至2609.9萬噸,尚不及2008年水平(參見下表)。

      不過,到2020年,新疆原油產量再次突破了2014年的高峰。

      新疆天然氣生產也存在類似波動,但波動不如原油生產那么明顯。

      四、國際競爭提升保衛新疆棉花產業意義

      基礎不牢,地動山搖;中美大國國運之爭,先求不敗,然后求勝。從經濟社會穩定發展全局來看,2018年貿易戰爆發,中國經濟穩定與發展的關鍵就落到“糧(棉油肉)+能源+高新技術產業”三大產業部門上面;其中,“糧(棉油肉)”與“能源”決定了中國社會與經濟總體能否穩定,以IT為代表的高新技術產業決定中國在國際競爭中能否勝出與發展的前景。當前,國際經濟政治形勢進一步復雜化,反華勢力將新疆視為撼動中國根基的最佳切入點,進一步提升了保衛新疆棉花產業的意義。

      正常情況下,兩國互不干涉對方內政,雙邊對話討論的是雙邊和全球事務(bilateral and global);然而,在幾天前舉行的中美高層戰略對話中,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開場白中開宗明義揚言要與中國討論“國內和全球的關鍵優先事項”(both domestic and global),亦即要干涉中國內政;并明確表示要“討論我們對中國行動的深切關注,包括在新疆、香港和臺灣的行動”。盡管美方在這次開場白中遭到我方痛斥而顏面掃地,但其借新疆問題“尋釁滋事”的居心已經再次暴露無遺。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社會不能不對反華勢力“封殺”新疆棉花的企圖作出有力、有理、有利、有節的反應。中國要保持經濟金融穩定,需要防范的最大潛在風險之一,就是地方經濟政治鏈條上的薄弱環節被市場恐慌、投機性攻擊打開突破口,市場預期全面急速惡化,最終引爆系統性風險,動搖國家經濟全局。

    文章關鍵詞: 新疆   棉花   
    分享到: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紡織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紡織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yuln@netsun.com,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相關報道

    ? 紡織網 China TexTile 版權所有 1998-
    快赢彩票